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认为,孙杨存在拒绝兴奋剂检测的不当行为,因为不是“初犯”他被给予最重的8年禁赛处罚。对于这个结果孙杨表示不可以接受,他将会上诉。实际上,孙杨只能上诉到瑞士联邦法院。瑞士联邦法院能够裁决的是法庭的程序问题,他们不会直接针对裁决的结果进行改变。这一次,孙杨听证会是通过全球直播,所以程序上有问题的可能性非常小。说白了,等待孙杨的就是只能是不得不接受处罚。

2018年9月5日,孙杨的这一次检测因为孙杨方认为检测官提供的证件信息问题,而未能让检测完成。为此,孙杨方和药检官、血检官和尿检官还签署了一个情况说明。其中,签名者有孙杨的私人医生巴震、孙杨本人、药检官杨冰柔,以及血检官和尿检官。视频中,可以发现双方的态度都比较友好,并没有展现出见报怒张的气势。孙杨质疑血检官视频中,药检官、血检官和尿检官都非常平静,并没有冲突出现。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出现了。虽然药检并没有完成,但为什么还会出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不依不饶。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国际体育仲裁发情认定孙杨行为不当的有两点——第一孙杨此前接受过不下60次药检,其药检人员的资质一直都不统一的,孙杨并未提出异议,为何这一次提出的异议;第二,孙杨方确实损坏了血检瓶。

在未能完成药检后,药检官需要汇报,这是一件大事还是小事?药检官认为是小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asamancorita.com/,孙杨质疑血检官可是最终却成为了大事。事态的发展一定不是杨冰柔能够决定的。这也是杨冰柔以及她找来的血检官和尿检官没有在去年11月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出现的原因。

孙杨事件带过中国体育的不仅仅是损失,而且还是教训。具体应该是一个什么流程?这都多少年了,还不清楚,还不认真执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