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关于取样检察官资质合不合格的问题压根就没定性好吗???WADA就是不认同FINA的裁决才将FINA和孙杨一并告上CAS。

WADA方认为,根据本条,“采样人员”作为一个整体,出具检测机构(FINA)向采样机构(IDTM)发出的一份授权文件即可;授权文件可以是格式文件,无需标明采样人员和被采样运动员的名字。这一条也对主检官作出了额外要求,即除上述授权文件外,主检官还需出具补充身份证明文件。但是,本条款未对血检官和尿检官作额外要求;如果存在额外要求,本条应该会提及对血检官和尿检官的证件要求。

WADA方:认可的是ISTI,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asamancorita.com/,孙杨质疑血检官是强制条款,具有权威性,相当于兴奋剂条例的“宪法”,其认为ISTI中提到的“检查人员”是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所以三位取样官是符合资质的……

孙杨方:依造的是《ISTI血样采集指南》,其本身不具备强制性或者法律意义,但就示范规则(rules)、指南(guidelines)和协议(protocols),为签署国提供反兴奋剂计划若干方面的建议做法,显然按照这一文件三位取样官是不符合资质的……

2FINA判定IDTM取样人员不符合资质,但在CAS仲裁期间被WADA方律师下面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

1IDTM 自 1995 年开始已与 FINA 合作,代表 FINA 对运动员进行样本采集共计 19000 余次,出具的是和本案一样的格式授权文件(且在 2018 年,与本案一模一样的格式授权文件被使用过逾 3000 次),FINA 也从未表态该授权文件有瑕疵,但却在这一次认为该格式授权文件不合规

仲裁庭反复询问孙杨为何在这一次检测过程质疑IDTM的授权文件——在经历了IDTM六十次采样后,他难道不应该对IDTM比较熟悉了吗?孙杨表示他并不熟悉IDTM,强调当晚的工作人员不专业。但这回答并没能针对仲裁庭的关切,没能对他们心目中的关键问题作出解释。

孙杨曝光主检官个人信息(绝不曾想到你会这样,而且码都不打),知法犯法??

人家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什么错,按程序上报有毛病???你去曝光人家,仗着国人信你挺你??把自己当五星红旗???((最叫我看不起的一点))

what。。。孙杨嗑兴奋剂处罚的时长、时间、形式、内容和方式都是可以跟中国泳协商量的啊??

。。。现在出事了,您倒好,直接把我(中国泳协)或者说是中国体育界的的遮羞布都拽下来了。。。。。。。

必要的情怀支持外,立马跟你儿子撇清关系……反复强调我们对兴奋剂是“零容忍”的。。。

孙杨:不对,首先这个瓶子不是我去拿的,这个瓶子是血检官从盒子里取出来,他尝试从底部打开,最终是他交到我的手上。

问:请你翻到28页,我想你也需要好好回忆一下。在证言的英文版中,你说你当时坚持保留血样,但是现在你又说不是你坚持保留,所以我需要你确定,当晚到底是你做的决定保留血样,还是巴震告诉你要保留血样。

孙杨:不是我坚持,是我的医生巴震和团队,经过多年反兴奋剂工作,得出的结论。因为我是一个运动员,发生这么紧急的情况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向我的领导和我的专家进行汇报,所以我的决定是在他们的指示下完成的。

问:在第30段我们有相同的问题,在你2018年10月份的证言中,你说‘我随机拿了一个瓶子’,但是在你之后的证言里,你说是巴震随机拿了一个瓶子。我们了解中文的同事告诉我们,这里明显是两种意思。

孙杨:我们没有人去主动拿那个瓶子,那是血检官主动从箱子里拿出血样,我们没有人碰那个箱子,血检官拿出血样并尝试打开它,那之后他摇晃了瓶子意识到他打不开,所以他跟我们说你们可能有办法能打开这个瓶子。

问:但我的问题是,你改变了自己的证言。因为第一段你说是你随机拿了瓶子,然后你又改口说是巴震拿了瓶子。所以你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证言。

我方证人全程官场太极,答非所问,可惜对面律师是来质询的不是来聊天的。。。。。

还记得之前媒体报道孙杨夺冠后掀起了网民一股狂潮,自信心一下高涨无数,疯狂嘲笑霍顿,感觉全世界都在欺负咱中国,咱中国的孙杨又拿到冠军了吧,闭上你们的嘴吧外国势力

我很难看到有一个清醒的言论,能思考孙杨被检测出兴奋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次怎么又是孙杨;之前孙杨被开除国家队是为什么;这次孙杨怎么竟然敢砸了自己的血样?

这还有规矩没规矩了?无法无天成这样了?给他木仓的话,孙杨是不是敢掀翻警察局?

现在已经不是带不带外包装都可以检测试管里的血的问题了,法庭的关注点是在于暴力抗检,禁赛八年是因为抗检不是因为嗑没嗑药。

sun在围脖带的节奏是我的血是清白的,你们可以拿去检测劳资有没有嗑药。而且我没砸血样,因为我抽的两管血还都在,只是其中一管的外包装砸了而已,血样在,所以没砸血样,没砸血样,所以没有暴力抗检。

我求求你们别玩文字游戏好吧,血样血样指的单单就是那几毫升血吗?那你干脆把试管也砸了,拿个塑料袋装起来,你看老子血样还在,辛亏砸的时候劳资手快,一滴都没漏。

一个完整的血样包含抽的血、装血的容器(内部试管)、外部保险箱加主检察官的全程监督。是什么都成年人了心里没点b数吗?图里上下血样一对比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劳资砸了吗?一帮zz还在围脖狂欢拿到法庭打狗老外的脸。拜托,他敢拿吗?忽悠小白网民可以,法庭上都特么专业人士好意思舔着脸玩三岁小孩的文字游戏?

有没有醉驾的老司机说说交警是怎么抽血查酒精含量的,听法医朋友提过一嘴也存在封样监督的流程。

合着交警马路牙子查酒驾,正好查到你了,带你去医院验个血,你告诉交警劳资没喝酒劳资不验,你凭啥查我有证吗?带头的交警把警官证和执法上岗证拿出来了,你一看他身后还跟着两年轻辅警,一看这两辅警年纪轻轻黄豆芽,愣头愣脑,一看就刚入行警服穿的也不板正,非要跟后面两辅警要警官证,没有就全是是假警察。交警不听你这套按着你把你血抽了,留存两份封样准备送到法医那鉴定。没想到你小子家大业大随身带着保镖把警察封存的血样抢了,还把封条撕了。顺道告诉那个交警,让你的辅警考出警官证来再来给劳资验血,劳资不是欺负你,这两管血先放我这,劳资等着你带三交警来验。交警一看要吃亏灰溜溜走了。

你:劳资没妨碍执行公务,那两管血还在我家冰箱放着呢,就一不小心撕了个封条,里面血我可没动,都替您保管着,还新鲜着呢。

是他的妈妈指挥保安用锤子砸开了密闭封存血样的瓶子,孙杨在旁边用手电筒照明。这个行为跟砸血样后果是一样的,属于暴力抗检。

如果看过听证会的应该有印象,孙杨提供的证言中承认是他自己将血样交给保镖,然后由保镖砸毁的(可以看一下wada的律师对巴震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

当然如果抠字眼,孙杨自己没有去“砸”,但是没有孙杨的指令,保镖会去干活么?更何况血样还是孙杨交给他的。

孙杨的证言前后出现重大矛盾,巴震医生的证言与其南辕北辙!不管事实如何,这对孙杨非常不利!不知道孙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能够这么马虎!如果没吃药,孙杨质疑血检官你应该让人家带走血样,尿样!如果吃药了不让人带走可以,但是你前后证言必须吻合,团队直接要商量如何统一口径啊,搞成今天这么狼狈的样子,非常心痛!!

虽然这个没有扭曲事实,但是中国扭曲的事实可一点也不少。而且是把坏的扭成好的

按我现在接受到的信息是药检管同意或者说没有反对孙杨取回血样,血样本来是装在容器里(是否血样装在一个类似我们在医院抽血时用的试管里?试管又装在一个恒温箱里?)。当孙杨要求取回血样时,药检管尝试打开恒温箱,但是没能打开,于是对孙杨等人说:也许你们有办法打开。然后把恒温箱交给孙杨这一方。孙杨和保安队长打开了恒温箱,取回血样。

就我理解血样和容器(恒温箱)是两个概念。当我最开始看到媒体说孙杨毁掉血样时,我也觉得孙杨的反应太过了。但是在我看过调查报告和本次听证会的部分视频后我觉得孙杨的做法是适当的。如果最终结果判定孙杨违反规定,我也希望WADA能提供一份详细报告。毕竟我知道我接受到的信息并不完整。

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你说我偷了,你得有证据。你不能证明我偷了,你就不能说我偷东西。

你家里住在中缅边境,由于地理位置原因,每家每户每星期都要接受定期的毒品检查。

一个月黑风高的周六夜晚,派出所打电话给你,说一小时后要去你家例行检查,你说知道了。一小时后,一个有警号有证件的警察带着镇上一个入党积极分子和新来的大学生村官,来到了你的家中。这已经是他们第一百零八次来检查了,你们已经很熟了,你甚至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证号。他们选取了你家的面粉样品,放入了只能一次性打开的样品瓶中。你坚信这个就是面粉,你也认可了这种检查行为,此时他们准备返回派出所。

这时你媳妇回来了,看到了他们拿走的面粉样品,二话不说,抢过样品拿着斧子把样品瓶打碎了,理由是你们的程序不合规,入党积极分子和村官没有资质。并威胁他们,我有你们的个人信息,你敢认定我暴力不配合检查,第一我舅舅是镇长,让你们都下岗,第二我是微博大v,公布你们的个人信息,让全国人民人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