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12小时的孙杨暴力抗检事件听证会仍在进行中,孙杨发言并接受询问后,2018年9月4日当晚的情形已基本得到还原。

第二,孙杨配合血检期间,检测助手拿出手机拍照,严重违反规定,引起孙杨的质疑。

第三,经过交涉,主检官同意交还血液样本,现场保安砸碎血液样本在主检官注视下进行。

随后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律师、孙杨方的律师和国际泳联的律师开始抗辩,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在第一个问题上,血检官和检测助手,是否有资质和授权文件,以及是否向孙杨展示了这些授权文件。

2天前,国际泳联方面就此事做过解释:有足够证据证明检测助手确实进行了偷拍。血检官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自己具备从运动员身上抽血的资格。在孙杨陈述阶段提到过一个细节,检测之前,血检官只提供了自己的护士证明,而检测助手甚至只提供了自己的个人身份证,没有其他额外的证明。

显然,这是不符合ISTI(检测与调查国际标准)的,国际泳联此前也是据此判定IDMT(国际兴奋剂管理公司)的检测无效,孙杨不存在过错。而WADA方的观点是:只需要主检官具备授权文件,并且向运动员出示即可,血检官和检测助手并不需要额外的证明,他们是作为一个整体兴奋剂控制团队的身份进行检测的。

在之前孙杨的陈述中,他举了一个例子,是否主检官具备授权文件,就可以在现场随便找两个人去抽取运动员的血液和尿液样本,孙杨把这称为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为,三名血检官是谁同时他还表示,自己作为一个运动员,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和尊重。国际泳联此前也说过,WADA要求运动员严格遵守规定,那参与检测的人员是否也应该严格遵守规定呢?如果这样的规定只针对运动员,那肯定存在问题。

WADA方的律师则表示,他们的指南文件中存在最佳实践、常规实践和不良实践,即便检测过程属于不良实践,运动员也应该接受检查。孙杨方的律师询问,这个标准是否存在于ISTI中,WADA虽然不情愿,但仍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WADA并未遵守ISTI的国际标准,而是按照自己的指南文件进行检测。除了主检官之外,随行的血检官和检测助手也确实缺少资质证明(血检官在一天前的证词中表示,她并没有国际兴奋剂管理公司的卡)。随后WADA也认可了检测助手拍照行为是一个不良事件,孙杨方由此质疑这个团队的资质,无疑是完全正义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asamancorita.com/,孙杨质疑血检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